温和源自傲慢
 

[狙击组 顾顺x李懂]他的猫。

#ooc警告!啥都不属于我只有ooc属于我!
#瞎开的脑洞。
#军事盲,有错误欢迎指出,不过应该涉及不到。

-
“懂啊,我做了个梦,梦到我变成猫了。”
“你有病啊?”

-

顾顺早上起床的时候,发现有些不对劲。四周都是昏暗的,什么东西罩在他身上,闷的喘不过来气。他挣了半天才爬出来重见天日,发现盖着自己的是一床被子。

等等,爬?

顾顺低下头,视线内是是黑色的爪子,他愣了半天小心的跳下床,路过镜子照了照自己,镜子里是一只浑身雪白只有爪子是黑色的猫,嚯,还挺稀罕的。顾顺炸了毛,还未等他有其他动作,便听到了有人交谈的声音。

“……顾顺家里说让他回家呆两天,就不跟咱们一起休假了。”这是副队的声音,另一...

全文链接
 

一个脑洞

一个巨ooc滴脑洞,私设如山……

咚咚完成任务回国后基本克服以前的弱点,但是心理还是有点障碍,每天不吱声照常训练,但是开始有些依赖顾顺。咚咚一直话不多,顾顺也没多想,两个人越来越默契。咚咚对自己的依赖心理非常矛盾,却不知道怎么解决,每次对上顾顺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说。

某天顾顺被自己爹用“家里人很想你”的理由费了挺大劲儿请了天假回家,刚到家咚咚给顾顺打电话说你回家了?顾顺说怎么了,咚咚说我想请你陪我去看罗哥,但是你回家了就算了吧。顾顺说你等我,明儿就回。

等顾顺隔天回了,咚咚说我有话想跟你说。顾顺会错意以为咚咚要表白,说咚啊,你等哥缓缓。咚咚一脸茫然,说你想什么啊。然后把自己苦恼的心理障碍和...

全文链接
 

[云青x宋天荫]妖是妖他妈生的

#邪教!ooc!不喜勿入!
#云师兄有种迷之呆,反派当成这样也是有点可爱。
#不喜勿入啊!有的地方是瞎设定的!

#
人是人他妈生的,妖是妖他妈生的。

作为妖王麾下最有力的爱将,他平日里只听从“军令”。妖王说你去把那小崽子给我捉来吧,他说行。妖王说要活的啊!他说可以。

那就去抓吧。

他杀了天师堂的天师,剥了人皮费了不少力气才把自己塞进去。他是大妖,字面意义上的,偶尔也会为自己的体型苦恼。或许这套人皮原主执念太强,他套上人皮后莫名多了许多记忆,姓宋的师兄,天师堂…他想了个有点拙劣,但却容易让人轻信的点子。

演这场戏不费力,红线绑住了那群蠢东西。那个男人紧张的挡在他和女人之间,他向女人做了自我介...

全文链接
 

瞎写的车……大概是懵懂二少挽留变心爱人放飞自我(并不是。
车开到半路还散架了,写的不好,不要喷我,么么哒。

全文链接
 

[信云]十七岁

*校园paro
*有师生 不喜勿点
*OOC属于我

十七岁是个尴尬的年纪,一脚马上迈进成年人的世界,另一脚踩在少年的世界里,说成熟也还带着青涩,却总固执的坚持自己已经是大人。

赵云十七岁,高三生。还有半个月过十八岁生日,即将踏入成人的世界。

勉强听了半节数学课,赵云终于支撑不住,认命似的趴在桌子上,闭上眼补眠。昨晚作业拖的晚了点,一早上还是数学课,听的他眼皮打架。正当他睡的半醒不醒,听见有人似乎在叫他,他下意识的站起身,眼中带着迷茫。

“赵云同学,麻烦你回答一下我刚才的问题。”有着张扬发色的老师似笑非笑的盯着赵云,赵云同座的诸葛亮低声而又快速的说了一句这题选C。赵云清醒了一点,张了张嘴,嗓...

全文链接
 

[策藏]你们策藏X的配置怎么都那么甜的?

1L 楼主 离经易道强无敌 只看楼主

受不了了,来吐槽一下我的33队友们。你们的策藏秀策藏花策藏X配置怎么做到那么甜的??

4L 楼主 离经易道强无敌 只看楼主

我是个奶花,真花哥,头发是真的,也不是gay。直的不行。我和队友打的是策藏花配置,策是亲友军爷,藏是我徒弟,二少。新赛季徒弟突然发了个空间动态“33队友私我等二”,我一想肥水不流外人田,我就戳他说徒弟,咱们33啊。徒弟秒回说我菜,没怎么打过JJC。我说没事儿!我喊我亲友,我们打策藏花。徒弟应了,又去转风车了。

徒弟和我对立阵营,一活脱脱的人头狗。有一回双开我号做日常,硬是让我捡完功勋站在原地给他送了个头。军爷是同阵营劫镖勾搭来...

全文链接
 

夏天啦

全文链接
 

策藏r18。
图片都和谐也是服气!再发一次。
双性受。注意避雷,不喜慎入。

全文链接
 

对不起朋友们!!!这周七天课!!下周一更我发誓!!!
我爱洋洋!!!!

全文链接
 

[策藏]别跟着我

*年下
*军太x二少
*涉及阵营 不喜勿入 阵营小卫士滚

叶清浅是个人头狗,在浩气出了名的。挺多浩气一听到这人的名字,恨的牙痒痒。

此人十分猥琐,修习最好的招式大概就是门派轻功——玉泉鱼跃了。每每骚扰了浩气的人,就运着轻功跑走,若是跟着阵营矿车走,更是谁都打不死他了。往人堆里头一躲,看着他那副得意的神情,准保人气的晚上吃不下去饭。

这天晶矿争夺中,恶人抢先了一步,叶清浅正好赶上了护送矿车,想着趁押运兵去赶那些耗子的时候吃块肉。

这么想着,叶清浅舔了舔嘴唇,手按在重剑上,仔细的盯着押运兵,走着走着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一股湿乎乎的气息打在了他脑后——一匹里飞沙正对着他后脑勺打喷嚏呢。

叶清浅...

全文链接
© 江阳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