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和源自傲慢
 

[信云]十七岁

*校园paro
*有师生 不喜勿点
*OOC属于我

十七岁是个尴尬的年纪,一脚马上迈进成年人的世界,另一脚踩在少年的世界里,说成熟也还带着青涩,却总固执的坚持自己已经是大人。

赵云十七岁,高三生。还有半个月过十八岁生日,即将踏入成人的世界。

勉强听了半节数学课,赵云终于支撑不住,认命似的趴在桌子上,闭上眼补眠。昨晚作业拖的晚了点,一早上还是数学课,听的他眼皮打架。正当他睡的半醒不醒,听见有人似乎在叫他,他下意识的站起身,眼中带着迷茫。

“赵云同学,麻烦你回答一下我刚才的问题。”有着张扬发色的老师似笑非笑的盯着赵云,赵云同座的诸葛亮低声而又快速的说了一句这题选C。赵云清醒了一点,张了张嘴,嗓子却有些发干:“咳…这题,这题选C。”

周围的人一瞬间笑开了,诸葛亮趴在桌子上笑的发抖,赵云还茫然的揉着脸上压出来的红印。韩信眉头扬的更高:“不错,同学有爱互助。不过我这是个几何证明题,没法儿选C。赵云同学下课来我办公室。”说完他顿了顿,似乎也忍不住笑意,侧过脸偷偷的勾起了唇角。赵云盯着他的侧脸,有些心虚。

赵云是喜欢韩信的,这个年轻又有些狂的老师。他刚毕业不久,第一次带毕业班儿,很多同学都喜欢他。赵云头一次见到这个数学老师,眼皮直跳。本来他们没什么交集,赵云不爱听数学,韩信提问几次见他不会也就不总为难他,只是作业还得盯着他写。

和他说上话是在高二那年的校运会,赵云作为文科12班为数不多个高腿长的雄性生物,把自己的报名次数都报满了不说,还被人央着代跑几个项目。那天是个难得的大晴天,赵云刚结束了个百米决赛,又赶着去代跑三千。看着塑胶跑道,他有一瞬间发晕,七圈半,跑完命得至少下一半。赵云苦笑着换上号码布,跟着人群开始跑。跑到最后不剩几个人了,赵云强撑着跑到终点,脚下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。本来想就这么瘫地上拉倒,韩信过来一把给他拽起来,手里拿着瓶水,臂弯还挂着毛巾。他扯着赵云拿毛巾给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,然后扶着他慢慢走回班里。赵云受宠若惊,又不习惯和人接触亲密,他抽了抽胳膊——没拽出来。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韩…韩老师,谢谢你啊。”韩信也跟着笑:“不客气,小同学。不用那么拼,身体重要。”赵云看着他的笑脸,愣了好一会儿。

被他碰过的胳膊似乎还有些发烫,赵云猛地从回忆里抽出思绪,不情不愿的敲着办公室的门。他不乐意进办公室,如果办公室只有韩信一个他更发怵。韩信应了声让他进去,赵云磨磨唧唧好不容易进去,却发现韩信正在抽烟。见他进来就要把烟给按了,赵云皱着眉,说没事儿,韩老师您继续。这人也没客气,指尖夹着烟,来回打量着赵云,然后把烟按了抻着胳膊舒展身子:“说说,上课睡觉溜号,是有什么意见么?”赵云不吱声,摇头。韩信觉得好笑:“说呗,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。赵云小同学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,上课看都不看我一眼——头抬起来,老师在跟你说话。”赵云抬头,正巧和韩信对上视线,他有些慌乱,却又不舍得移开视线,只能勉强装作镇定,声音都有些抖:“没…我听不懂,韩老师您别误会,我真没针对您。我就是…听不懂。”这是实话,黑板上的数字符号拆开都认识,搁一块就发懵。韩信沉吟半晌,挥挥手让他出去了。

“诶,赵云回头把数学作业收一下。往后课代表换人了,你来顶。你的作业自己做,不许抄,我会检查。”赵云听完胡乱点点头,推开门一口气溜了。韩信看着他的背影,有点无奈又有点莫名高兴。小孩子的眼神太好懂了。只一眼他就能看出来赵云怎么回事。

不好办啊,这还是个未成年呢。

好容易挨了半个月没敢数学课睡觉,隔天跑完步呛了口冷风,胃里一阵阵的疼。赵云蜷着身子趴在桌子上,满脸生无可恋。韩信瞟了他一眼,诸葛亮正准备把赵云弄起来,韩信摇了摇头,继续讲自己的课。下了课韩信把赵云喊走,本来赵云憋了一肚子理由准备顶韩信,到了办公室韩信翻了翻抽屉,找了包奶茶,用自己杯冲好了塞到了赵云手里。赵云捧着杯子盯着他看,掌心里能感到温热,他鬼使神差的开口:“…韩老师,这杯是您的么?”韩信头也不抬嗯了一声,说喝完了撂那儿就行,再难受我给你们班任打电话请假回家。赵云小心地贴着杯沿,似乎能从上面感受到他的气味。

白喝了杯奶茶,还用的人家用过的杯子,赵云觉得尴尬又别扭,于是继续躲着韩信。上课头都不抬,找去办公室当不知道,收了作业送过去,撂下就跑。在他十八岁生日那天,他被韩信逮到办公室。韩信不太高兴,脸色挺不好看。赵云憋了半天,说了一句不怎么高明的话。

“…韩老师,您和男人接过吻吗?”

说完以后俩人都愣了,赵云恨不得把舌头割了,韩信也有点不自在,他摇摇头说没。赵云不知道又哪儿来的一股劲,凑过去贴上了韩信的嘴唇。赵云觉得有点紧张,他觉得自己嘴唇又干又粗糙大概体验感不怎么样。然而韩信并没有什么体验感,只感到柔软的触感,碰了一下就迅速躲开。

“韩老师,我那个…我,我喜欢你。”赵云认真地盯着韩信,韩信脱口而出“你还小,你…”“我已经成年了!”赵云挺直腰杆,“我今天生日,十八岁了。成年了韩老师。”韩信被他弄的哑口无言,半晌无奈的笑了。

“你这才哪儿到哪儿。别瞎想了,赶紧回吧,哦对了,生日快乐。”赵云看着他,嘟囔了一句我才没瞎想,您等着吧。背着书包转身蹦跶出去,临了回头看了看韩信,认真的说谢谢你韩老师,明天见。韩信摆摆手,打发了熊孩子。

韩信看着窗边儿的落日余晖,心想,还让我等着,谁等谁啊,怎么着也得再等两年。想着就笑了,摇了摇头。赵云下楼后回头看了一眼楼上,能看到韩信靠着窗边,随即他转过身往家走。反正日子还长呢,谁怕谁啊。

十八岁的少年迈出了一大步,浑身轻快。往后的日子还长,总能有他真正长大,被他接受的那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头一回写信云,就是想到这么个片段,就随便瞎写了。写的太差劲了,感谢您看到这里。感恩!比心。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2)
 
 
热度(76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江阳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