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和源自傲慢
 

[云青x宋天荫]妖是妖他妈生的

#邪教!ooc!不喜勿入!
#云师兄有种迷之呆,反派当成这样也是有点可爱。
#不喜勿入啊!有的地方是瞎设定的!

#
人是人他妈生的,妖是妖他妈生的。

作为妖王麾下最有力的爱将,他平日里只听从“军令”。妖王说你去把那小崽子给我捉来吧,他说行。妖王说要活的啊!他说可以。

那就去抓吧。

他杀了天师堂的天师,剥了人皮费了不少力气才把自己塞进去。他是大妖,字面意义上的,偶尔也会为自己的体型苦恼。或许这套人皮原主执念太强,他套上人皮后莫名多了许多记忆,姓宋的师兄,天师堂…他想了个有点拙劣,但却容易让人轻信的点子。

演这场戏不费力,红线绑住了那群蠢东西。那个男人紧张的挡在他和女人之间,他向女人做了自我介绍,视线却在男人身上,他替男人摘下了肩头的香菜,听说很多人类讨厌这东西。

我叫云青,天师堂还有任务在身,告辞。

他抛下了饵,宋天荫便咬了钩。他抛出了一个又一个饵,宋父的师弟,执念沙,刺妖母子…

宋天荫放走刺妖母子的时候,云青毫不意外,甚至挺开心的。宋天荫没让他失望。他有点儿胆小,却又有最大的善意。云青制止了身边天师的话头,不痛不痒的责怪了背锅的天师。看着宋天荫一副乖巧又有点狡猾的模样,云青露出了个笑容。

当夜他看到和内子讨亲失败反被打的宋天荫,出于一种莫名的心理,他请宋天荫跟他一块儿喝酒。酒过三巡,云青有些醉意,却仍旧保持着人形。他问,你认为人和妖,能和平相处么?问题太深奥,他自己忍不住先笑了。宋天荫迷迷糊糊的,说都是妈生的,怎么不能和平相处了。我还生过一个…嗝。云青看他用酒嗝掩盖话题的样子,虽然他知道那些事,却还是觉得宋天荫很好玩。酒液浸润的唇被月光映着,云青凑过去吻上,说,她不亲你,我给你。

宋天荫酒醒了一半,也忘了自己是个瘸子,迅速蹦跶跑了。云青按着唇瓣,笑着目送他跑走。

过了几日宋天荫带着小妖王回来要钱,那赌徒开口要了一千两,云青抬抬手,身边的人送了银子过去。白萝卜似的妖懵懵懂懂被送到他怀里,他不大会抱着小妖,有点别扭。宋天荫过来道谢的时候,云青有些恶劣的冲他笑了,说,我花的钱,我的。一干人和妖目瞪口呆,他抱着小妖回妖界。

或许是怨云青欺负了他娘,小妖一路没少给云青找麻烦。被尿在衣服上的时候,他有些无奈,说你怎么这么没素质。想了想又说,肯定是你娘没好好教你。随后便蹲在池边洗衣裳,他看着小妖,说,你娘挺好玩的,还能生孩子。

后来被追上,被揭穿身份,他一点儿都不意外。他只是忽然觉得还是那人皮好看,宋天荫至少能对着那皮叫他一声云大哥。剑穿过脑子的时候他想,算了,随你们吧,你们团聚去吧。娘想孩子,多正常点儿事啊。

他躺在地上,剑其实没伤到要害,但也伤的不轻。等那群家伙走了以后,他跌跌撞撞捡回了自己的人皮,他不想在妖界呆着了。他违背了“军令”。

他在人间走走停停,救过妖,救过人。某天停下来休息,不曾想遇到故人。宋天荫欣喜的喊了声云大哥,却又想起什么猛地变了脸色,云青趁他还未开口,指尖点上了他的唇,笑了笑说,嘘。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17)
 
 
热度(63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江阳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