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和源自傲慢
 

[策藏]别跟着我

*年下
*军太x二少
*涉及阵营 不喜勿入 阵营小卫士滚

叶清浅是个人头狗,在浩气出了名的。挺多浩气一听到这人的名字,恨的牙痒痒。

此人十分猥琐,修习最好的招式大概就是门派轻功——玉泉鱼跃了。每每骚扰了浩气的人,就运着轻功跑走,若是跟着阵营矿车走,更是谁都打不死他了。往人堆里头一躲,看着他那副得意的神情,准保人气的晚上吃不下去饭。

这天晶矿争夺中,恶人抢先了一步,叶清浅正好赶上了护送矿车,想着趁押运兵去赶那些耗子的时候吃块肉。

这么想着,叶清浅舔了舔嘴唇,手按在重剑上,仔细的盯着押运兵,走着走着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一股湿乎乎的气息打在了他脑后——一匹里飞沙正对着他后脑勺打喷嚏呢。

叶清浅皱了皱眉,快步往前走了几步,那里飞沙却跟了过来。抬头一看,一个天策的小孩儿正手忙脚乱的扯着缰绳,好不容易才跟住了他。

有一小撮按捺不住的耗子已经慢慢的接近了,叶清浅有些激动,刚想冲上去,发现那小孩还在跟着他。

“别跟着我。”叶清浅看了那小孩一眼。小孩没吱声,还是亦步亦趋的很在他身后。叶清浅有些恼火,大声的冲小孩吼了一句:“别跟着我!”那小孩似乎是被吓到了,离他稍微远了一些。叶清浅满意的拎着重剑,带着几个恶人藏剑一同砸了进去,满足的吃到了想吃的肉。

“就说跟着阿浅会有肉吃,今天吃的爽不爽?”和叶清浅关系不错的藏剑笑嘻嘻的勾着叶清浅的肩膀,几个人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叶清浅一抬头,看到那小孩在营地晃悠。他抬抬下巴,问道:“那孩子哪儿来的?这么小带出来,伤了怎么办?”另一个藏剑看了后,低声说:“……姓沈的那个的徒弟,这阵子姓沈的自顾不暇,估计也没功夫管他的小徒弟了吧。”叶清浅恍然大悟,那沈姓天策跟一个浩气苍云有些纠葛,最近估计也是烦心,才把小徒弟放出来自己去做这些阵营之事吧。

想到这儿叶清浅和同伴告别,快到那小孩身边的时候,运着轻功跳上了他的马。马受了惊发狂,小孩有些手足无措,叶清浅环着他,拿过缰绳安抚了暴躁的马。

许是之前被叶清浅凶过,小孩有点不大愿意和他接触,在他怀里扭了扭身子。叶清浅用力圈着他,在他耳边问:“你师父让你出来的?还是自己偷跑出来的?”小孩抬起头看看他,讷讷的回道:“师父最近没空管我…”叶清浅看他这样子有些不忍,之前还凶了他,此刻有些愧疚。

他摸了摸小孩的头,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李…李霜月。”小孩犹豫了一下,“我认得你…你叫叶清浅,师父和我说过。”叶清浅有些好笑,姓沈的最看不惯他这种爱惹是生非的人,居然会跟他小徒弟说起他?“你师父怎么说我的?”叶清浅捏了捏李霜月的脸蛋,李霜月眨了眨眼睛回道:“师父说,‘以后离叶清浅那疯子远点,跟着他有多少条命都不够他惹事的’。”说完有些惶恐的看着叶清浅。

叶清浅忍不住大笑,抱着李霜月就亲了一下,李霜月登时红了脸。“你们师徒真好玩,你师父那么硬气,怎么教出来你这么个好欺负的小孩。”叶清浅看着这个小天策,忍不住有些亲近。他是喜欢小孩的,只要不耽误他做事,他很乐意跟小孩玩。

带着小孩去运镖,一路上叶清浅走走停停,生怕李霜月跟不上被劫镖。这么带了几天,运镖路线熟了,也能勉强跟着一起押送矿车了。叶清浅也不去惹事了,跟李霜月同乘一匹马,一起押矿车。

李霜月越来越黏着叶清浅,师父来带他走的时候,李霜月十分不舍,抱着叶清浅的腰就不撒手。叶清浅拍拍他的头,扛起来就往他师父怀里一塞。

“小家伙,记得想我啊,没意思了就来找我玩,趁你师父不在的时候。”叶清浅冲他眨眨眼,语气里也有一些不舍。

李霜月同叶清浅五年未曾见面。小奶狗已经成了一匹狼,再去找他时,却得知叶清浅早就去了扶风郡,守据点去了。李霜月同师父告别,准备去扶风郡找叶清浅。

——这次,他该不会让自己别跟着他了吧。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5)
 
 
热度(29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江阳|Powered by LOFTER